<acronym id="yvv98"><label id="yvv98"></label></acronym>
        1. <acronym id="yvv98"><strong id="yvv98"></strong></acronym>

          <p id="yvv98"><del id="yvv98"><xmp id="yvv98"></xmp></del></p>
          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中央財政下達資金100億元,支持春耕生產——“百億補貼”送給種糧農民

          發布時間:2023-05-10

                今年4月,中央財政下達資金100億元,向實際種糧農民發放一次性補貼,支持春耕生產。進入5月,種糧補貼開始陸續發放,多地已給出“到賬”時間表,黑龍江、河南等產糧大省明確5月份之內補到實際種糧農民手中。

                自2021年以來,中央財政累計已發放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700億元,其中2021年200億元、2022年400億元。為何要發放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百億補貼”效果如何?

                支持農民應對農資價格上漲

                發放“百億補貼”,應對農資價格上漲是主要原因。

                化肥、農藥、燃油等農業生產資料被稱為“糧食的糧食”,每逢春耕備耕等用肥高峰,農資價格往往出現波動,給種糧農民帶來一定成本壓力。再看收益端,今年4月以來,受政策性糧食拍賣、進口量增加、貿易商出貨量增加以及市場需求疲軟等多重因素疊加影響,稻谷、小麥、玉米、大豆等糧食價格呈下行態勢。

                成本上漲、收益下行,權衡之下,種糧農民容易打“退堂鼓”。采訪中,多位種糧農民告訴記者,糧價和農資是種糧收益、成本兩端最重要的組成,但近幾年由于化肥原料漲價、新冠疫情等因素影響,農資價格常常比糧食價格“跑得快”,“糧貴一分,肥貴三分”,一定程度上挫傷了農民種糧積極性。

                作為農資價格上漲成本的承擔者,在農業生產關鍵階段,種糧農民亟需“及時雨”來緩解資金壓力,踏踏實實種糧。

                為此,國家統籌考慮農資市場價格走勢和農業生產形勢,中央財政向實際種糧農民發放一次性補貼100億元,以穩定農民收入、保護農民種糧積極性。

                “百億補貼”不是第一次。記者了解到,2021年6月,中央財政于秋糧生產關鍵時期,安排200億元一次性實際種糧農民補貼,以彌補農資成本上漲對農民帶來的增支影響。2022年,一次性實際種糧農民補貼則分三批于當年3月、5月、8月發放,在春耕備耕、夏糧收獲、秋收秋種階段為種糧農民提供有力資金支持。加上今年春耕時節的100億元,截至目前,中央財政累計已發放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700億元。

                近幾輪“百億補貼”效果如何?安徽省壽縣水稻種植承包戶老楊介紹,2022年中央財政分三批下達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具體到我家,第一批到賬800余元,后兩批都是近400元。”老楊種植了約60畝雙季稻,春秋兩季都需購買定量的化肥用于育苗和催芽,“補貼基本能覆蓋肥料成本。要是沒有這三次補貼,購買復合肥的錢就全虧了。”

                據了解,河南、黑龍江、內蒙古等省份已公布本批實際種糧農民一次性補貼資金的撥付下達情況。此外,中央財政還于近日下達了第一批農業生產防災救災資金12.51億元,支持黑龍江、山東等省份購置糧食等農作物重大病蟲害防控所需農藥、藥械等物資;下達16億元補助資金,在小麥產量形成的重要時節,支持河北、安徽等22個小麥生產省份組織開展小麥“一噴三防”作業。專家表示,相關資金將進一步調動農民種糧積極性,引導農民多種糧、種好糧,有效提高糧食產量,確保完成全年糧食生產目標任務。

                又準又快,讓種糧農民及時受益

                讓實際種糧農民受益,資金發放首先要突出“準”字,確?;蒉r政策不打折、不走樣。

                怎么定義“實際種糧農民”?這需要把補貼對象的“線”劃明白,精準識別實際種糧農民、做好補貼面積核實工作。

                財政部明確,補貼對象為實際承擔農資價格上漲成本的實際種糧者,包括利用自有承包地種糧的農民,流轉土地種糧的大戶、家庭農場、農民合作社、農業企業等新型農業經營主體,以及開展糧食耕種收全程社會化服務的個人和組織,確保補貼資金落實到實際種糧的生產者手中。此外,在識別、核實過程中,補貼資金發放基礎數據、糧食作物保險承保數據、農戶和新型農業經營主體身份信息等已有數據也能提供重要參考。

                補貼標準如何確定?財政部明確,補貼標準由各地區結合有關情況綜合確定,原則上縣域內補貼標準應統一。

                實際操作中,各地通常按照“撥付資金總量除以補貼面積”測算確定補貼標準,有些省份內部各縣標準不一。以2022年補貼資金為例,記者梳理了各省份相關文件:在云南,第三批補貼資金稻谷種植補貼標準為每畝13.22元,玉米、馬鈴薯和大豆等其他秋糧作物補貼標準為每畝8.83元;在北京,小麥、玉米、谷子等糧食作物按照當年播種面積、以每畝10元的標準發放,各涉農區可結合實際對補貼范圍作出具體規定;有些省份規定了上限、下限,如廣西明確每畝補貼標準控制在200元以內,山東明確畝均補貼標準不低于25元。

                農民需要補貼資金購置農資、安排農業生產,以確保不誤農時,資金發放須抓住一個“快”字。

                現代化信息技術手段提供了解決方案。記者了解到,各地在資金發放過程中,利用已有相關補貼發放基礎數據,采取“一卡(折)通”等方式,確保及時足額將補貼資金發放到位。一些地方將各類惠民惠農補貼都集中通過社會保障卡、在代發銀行開立的銀行卡或存折發放,具有集中發放更便利、足不出戶可領取、公開透明可追溯等多種優勢。

                除了又快又準,資金實際發放過程中,還要嚴格監督管理,確保資金下達“一竿子插到底”。

                在山東省濟寧市,汶上縣紀委監委工作人員盯住資金撥付的關鍵時間節點,采取“下沉式”監督模式,走進田間地頭,確保資金第一時間劃轉到農戶手中。“現在上級的農資補貼撥付更及時了,最快速度打到惠農補貼‘一卡通’上。補貼到賬快,我就可以根據市場行情,趁化肥便宜的時候備足貨,能省下不少錢!”汶上縣種糧大戶李繼銀說。

                織牢惠農補貼“保障網”

                財政支持農業生產力度不減,各類惠農補貼政策與農業保險、最低收購價等惠農政策相互配合,為助農增收打出“組合拳”。

                在位于浙江省寧波市海曙區集士港鎮的一處“稻漁共作”的稻田里,插秧機往來奔忙,無人機盤旋播撒蝦飼料。無人機、插秧機、開溝機、烘干機、自走履帶式谷物聯合收割機……種糧大戶戴國芳對各類農機如數家珍,“2021年至今,僅農機購置補貼這一項,中央財政就補給我71萬元。”

                戴國芳說,惠農補貼通過數字化技術手段發放,領取農機補貼可以“自主購機、定額補貼、先購后補、縣級結算、直補到卡”,助推當地農民大膽探索機械化生產。

                農資補貼、農機購置與應用補貼、耕地地力保護補貼、玉米大豆生產者補貼、稻谷補貼……為穩定種糧農民收入,財政惠農補貼編織了一張“保障網”。數據顯示,2022年中央財政累計下達糧食生產補貼資金3500多億元。今年,中國還將進一步加大農業投入和補貼力度,提高種糧農民和糧食主產區“兩個積極性”。

                中央帶動,地方跟上,為糧食增產添底氣。在落實中央惠農政策基礎上,各省份也在優化省級財政資金支出結構,向農業生產重點領域傾斜。

                今年,福建省級財政將支持發展糧油生產,實現全年糧食生產目標任務——“糧食播種面積1253萬畝(其中大豆52.8萬畝)、總產量507萬噸、油料面積12萬畝。”該省推進規模種糧,產能區項目縣對流轉耕地100畝以上、流轉時間3年以上的主體給予每畝200元一次性獎勵;扶持雙季稻生產,對規模種植早稻且連作晚稻30畝以上的經營主體,按早稻實際面積每畝最高獎補200元;鼓勵糧油生產社會化服務,對糧油生產代耕、代種、代防、代收、代烘等給予補助,單季每畝最高補助130元。

                惠農補貼政策能否形成長效機制?有專家建議,可參考物價補貼模式,完善農資補貼政策,從一次性補貼轉變為與價格掛鉤的補貼聯動機制。

                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資源與農業區劃研究所研究員姜文來表示,應確定科學合理的補貼標準、設置農資價格上漲補貼上限、建立農資補貼資金池,建立農資補貼長效機制,當農資價格漲幅達到一定水平時啟動,從而給農民吃下“定心丸”、織牢“保障網”,為保障糧食安全發揮綜合效應。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免费污网站|无码国产成人午夜无码|国产一区二区三区在线影院|欧美日韩中文字幕2o19